周白菜

沉下心来写自己想写的。

潘子×你 「一个人」①


那啥。我滚来更新了,今晚感谢所有帮我的太太们。


然后这是一个连载的坑(我不会承认我卡文了。


下次更新再见。




 


 


 


 


 


 

-

 


你踩上拖鞋下了楼,裹着一件连帽睡衣,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两点半不到。


 


楼下的夜宵摊冷清了不少,但还是有几桌人正喝着。你随便扯了张小板凳坐在棚内,招呼着老板点菜。


 


菜还没上齐,隔壁两桌就干起来了,你端着酒杯抿了一口,对这种景象早就是见怪不怪。老板自然是比你熟稔,杯子里的酒没喝完,两桌就都清空了。


 


少了刚刚的吵闹,周围一下就显得空旷起来,橙红色的棚在夏夜的风里显得有些摇摇欲坠。周围的空酒瓶越来越多,酒劲上了头,你摇摇晃晃要去结账,没走到老板那就撞上了一个人。


 


到现在你都还记得你摔进他怀里后抬起头与他的初见,脸上的疤和耳尖的红,还挺可爱。


 


你揉了揉鼻尖,从他怀里退出来,


 


“对不起!”


 


说完你还给他鞠了一躬。


 


没管那人脸上的惊讶,就又开始晕晕乎乎地朝着老板的所在地前进。刚刚被你撞的人想扶你,却被你一把推回去,还被嚷了一句流氓。


 


第二天起来,你有点莫名其妙,怎么都想不起来是怎么回到的家。


 


想来可能是夜宵摊的老板送回来的,你常去,老板是个将将三十岁的男人,一来二去也算熟络。


 


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你撑在厨房的餐桌上给自己倒了杯水,心里暗暗想着。


 









-


晚上下班回来,你路过水果店遇着了夜宵摊的老板,向他道谢,老板却道不是他。你点点头,寒暄了一句晚上去吃饭,拎着一袋苹果往家走。


你正晃悠着,发现楼道口是昨晚那个刀疤男,可周围倒还有三五个人,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你见他身上沾着血,以为他受伤了,想也没想的就拿着手里咬了半口的苹果向看起来像领头的那个人后脑勺砸去,那人倒也挺脆弱,直接晕了下去。在场包括那个刀疤男的脸色都一变,应该是没想到你一个看起来单薄的女孩子有这么大的力气。


 


水果店老板新进的货,每个苹果都基本在半斤左右,砸完第一个以后你也没停手上的动作,探到塑料袋里拿起苹果,一砸一个准。几个人可能被吓到了,都被你砸的抱头鼠窜,架着那个晕倒的伙计就跑的没影儿了。


 


你过去冲他尴尬的笑笑,


 


“你没事儿吧?”


 


他摇摇头。


 


“那你身上的伤呢?”


 


他怔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有点腼腆,


 


“我没事儿,这不是我的血。”


 


你哦了一声,转身打算上楼,又想起了什么,退回到楼道口,


 


“昨天是你送我回的家?”


 


他点点头,你把手里剩下的几个苹果连着塑料袋递给他,


 


“谢谢啊,这是谢礼。”


说完你就摆摆手,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


是夜,你揣着兜到了夜宵摊,发现他正坐在那喝酒,瞧你来了,冲你招了招手。


 


 


 


 


 


 


 


 

最后安利宝藏男孩廖俊涛的专辑《咬掉半口的苹果》还有《带病旅行》等等等等许多许多许多歌。


评论(8)

热度(29)